所在位置: 巴拉多利德对皇家社会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NEWS
新聞中心
專訪高尚全,談重要改革歷程
作者:何強 發布日期:2019-10-09 來源:新京報
訪問量:13

 

“社會主義商品經濟”,這個今天看起來極其普通的概念,在三十多年前還是一個禁區。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農村改革如火如荼,但城市改革總體仍沿襲計劃體制運轉,存在著嚴重弊端。1984年十二屆三中全會前夕,根據鄧小平的意見,中央成立文件起草領導小組,時年55歲的高尚全是起草組成員之一。

當時,在修改文件時,一個爭論比較激烈的問題是提不提“商品經濟”?有人認為不能提,說社會主義是計劃經濟,怎么提商品經濟?如果提商品經濟,不是搞資本主義了嗎?

高尚全認為應當提商品經濟,并向中央提出對經濟體制改革幾個理論問題的看法。這些建議得到了鄧小平、陳云、李先念的先后批復贊同,并最終寫進了全會決定。

高尚全出生于1929年,1985年5月起任國家體改委副主任,后曾任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會長、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世界銀行高級顧問等職。他曾先后參加1984年十二屆三中全會、1993年十四屆三中全會、2003年十六屆三中全會等6次中央重要會議文件起草工作。他關于“企業自主權”“商品經濟”“勞動力市場”等一系列改革建言,有力推動了我國改革開放事業和改革理論的發展。

今年9月10日,高尚全剛過完了九十歲生日。

“雖然已經是耄耋之年,但是改革仍是我最重要的工作。每個工作日的上午我都會到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的辦公室工作,思考改革的問題,撰寫改革的著述?!苯?,高尚全在接受“政事兒”獨家專訪時說。

高尚全長期呼吁建立官員財產公示制度,并得到中央肯定、批示。他說,“我認為當前這方面的制度可以足夠自信,主要領導干部從財產申報升級到財產公開,這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趨勢?!?/p>

談及即將召開的十九屆四中全會議題,高尚全認為,十九屆四中全會正當其時。

談新中國70年

“70年經濟建設雖有過曲折徘徊,但在黨的領導下,成就舉世矚目”

政事兒:1956年,您在《人民日報》發表《企業要有一定的自治權》調研報告,從此與改革結緣。您如何評價新中國70年來的經濟成就?

高尚全:1952年我從大學畢業,那時新中國剛剛成立不久,亟需大批經濟建設人才,我被分配到東北人民政府機械工業局,開始從事經濟工作。1956年,我在第一機械工業部研究室寫了《企業要有一定的自治權》這篇調研報告,這是我對當時的經濟工作思考的結果,這篇文章在《人民日報》的發表,實際上說明改革的愿望在那時就有了。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我國國民總產值只有近466億元,年人均國民收入只有69.29元。70年后的今天,我國的GDP已經超過90萬億,人均可支配收入已達28000余元。事實證明,70年來,我國的經濟建設雖然有過曲折徘徊,但是在黨的領導下,通過改革開放,我國的經濟建設克服各種艱難險阻,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祖國的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談“社會主義商品經濟”概念提出過程

“小平同志說,寫出了一個政治經濟學的初稿”

政事兒:在1984年十二屆三中全會《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的起草過程中,您明確提出了“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的概念,并最終為中央所接受。這在當時是怎樣的背景?您如何評價此次把理論界討論商品經濟的成果變成全黨共識?

高尚全:1982年9月,黨的十二大明確提出了系統地進行經濟體制改革的任務,并且指出這是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重要保證。十二大報告提出,允許對部分產品的生產和流通不做計劃,由市場來調節,是從屬的、次要的,但又是必須的、有益的。雖然十二大的提法仍然是以計劃經濟為主,市場只是作為補充,但這是第一次在黨的文件中提到“市場”,第一次提出了指令性計劃和指導性計劃的劃分,由此撕開了傳統計劃體制的口子,為下一步突破奠定了基礎。尤其是1984年以后,隨著國民經濟形勢的進一步好轉,經濟工作的中心逐步由調整轉向改革,改革的重點也逐步由農村轉向城市。黨中央和國務院針對改革的進程做出了一系列重要決策和指示,以城市為重點的整個經濟體制改革步伐進一步加快,改革范圍進一步擴大,整個改革形勢醞釀著一次戰略性的突破。

1984年4月27日,中央指定體改委的我和楊啟先、顧家麒參加文件起草小組。在修改文件的過程中,爭論比較激烈的問題,就是在文件中提不提商品經濟?有人認為,不能提。社會主義是計劃經濟,怎么提商品經濟呀?如果提商品經濟,不是搞資本主義了嗎?我認為,應當提商品經濟。然而,我的觀點在起草小組中通不過。我就跟童大林同志商量,我說:“這個問題有爭論,我希望以體改研究會的名義開一個研討會,討論是不是應當在文件中把商品經濟提出來?!蓖罅滯競茉蕹?。

8月底,我們請了將近20人在西苑旅社開了一個研討會?;嶸?,大家的意見很一致,都是贊成的,認為商品經濟是社會主義必須經歷的一個階段。9月7日,我把研討會的意見報上去了,并向中央提出對經濟體制改革幾個理論問題的看法。

我的主要觀點是:當前的經濟體制改革要求在理論上有一個關鍵性的突破,要明確提出“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的概念。現在,明確提出這個問題的條件已經成熟了。總理批示:“請起草小組參考?!彼炙擔骸奧硨橥疽燦姓飧鲆餳?。馬洪同志組織了幾位學者,提出了發展商品經濟必要性的意見。在各方面的努力下,《決定》中寫上了“商品經濟”,“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也就不提了。

10月20日,就在《決定》通過的當天,小平同志說:“我的印象是寫出了一個政治經濟學的初稿,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和中國社會主義實踐相結合的政治經濟學。我有這么一個評價?!?在當時歷史條件下,在黨的文件中寫上“商品經濟”是不容易的。但這是中國漸進式改革的一個里程碑式的改革成果。

談“勞動力市場”寫入十四屆三中全會報告

“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我當時鼓足勇氣舉手發言講了五條理由”

政事兒:1993年11月,十四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第一次提出了資本市場和勞動力市場的概念。當時您據理力爭將“勞動力市場”寫入報告,為什么?

高尚全:1993年11月,中央十四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中,第一次提出資本市場和勞動力市場,很不容易,是重大的突破。我負責《決定》中市場體系部分的起草工作。解放以后不提資本了,更不能提資本市場,只能提資金,資金怎么應用,為什么?提資本好像跟資本主義聯系起來了,所以回避資本兩個字,更要回避資本市場。1985年,我同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所長蔣一葦聯合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在社會主義經濟當中,如何正確對待資本問題”,主要觀點,一是,社會主義經濟中提出資本的問題是不可避免的;二是,國家資金怎么轉為國家的資本,通過資本運作來處理好國家與市場的關系。

在《決定》草稿中,只提出“勞動就業市場”,提勞動力市場阻力很大。有的人說不能提勞動力市場,社會主義經濟就是計劃經濟,只能提勞動就業市場。我說這個不行的,勞動力市場肯定要提,我們要建立全國統一開放的市場體系,勞動力和資本是最重要的要素,如果要素不能進入市場,不能搞資本市場、勞動力市場,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怎么建立起來。但是起草小組還是通不過。因此《決定》修改稿上仍寫著“勞動就業市場”。1993年11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決定》修改稿,溫家寶組長作了匯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時,有個別政治局委員參加,起草小組組長、下設的分組組長也列席了會議,我作為市場體系分組組長,也有幸列席了會議。

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的問題,本來這樣的會議輪不到我發言,但是我當時憋不住了,因為如果我不站出來發言,勞動力市場的概念肯定出不來,一定是原稿上的“勞動就業市場”。所以我鼓足勇氣舉手發了言,一下子一二三四五,講了五條理由。

一是勞動力市場是勞動能力進入市場,而不是勞動者本身進入市場。過去為什么做茶葉蛋的跟造導彈的收入沒有很大的區別?因為沒有勞動力市場,沒有市場來評價。每個人的能力不同,貢獻不同,它的收入應當有差別,只有通過勞動力市場能夠體現出來。

二是,確立勞動力市場的概念,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內在要求。我們要建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缺失了勞動力市場,市場體系是建立不起來的。

三是,勞動力市場是我國經濟生活中客觀存在的事實。

四是,現在勞動就業壓力那么大,靠政府來分配勞動力資源效果是不會好的。所以一定要靠市場來配置勞動力資源,才能解決勞動力的就業壓力。

五是,確立勞動力市場不會影響工人階級的主人翁地位。有了勞動力市場,勞動者可以得到市場的尊重,勞動力有自主權了,所以不會影響工人階級主人翁地位。我又說李光耀對我們中國改革是肯定的,但是有一條他說你們的汽車司機態度欠佳。

為什么呢?因為司機認為我是工人階級,我是主人,你坐車的是仆人,主人怎么會給仆人服務呢?我講了五條意見以后,總書記問了你提勞動力市場社會上能不能接受? 我說只要中央提出來肯定能接受?;岷笪錄冶φ椅?,他說你把材料給我,我轉給總書記。總書記看了以后批示:“復制請常委同志參閱”。常委沒有意見了,就這樣勞動力市場就進了《中共中央關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中。

談“人權”

“我國人權發展已取得前所未有的進步”

政事兒:1997年,您在參與起草十五大報告時,提出必須要把“自由和人權”寫進去。您覺得中國目前自由和人權的狀況如何?

高尚全:1997年,我參加十五大報告起草工作時,我是負責所有制部分。有的同志負責政治體制改革部分,我們起草小組可以互相提意見,我看到這部分沒有寫自由,也沒有寫人權,我說為什么沒有呢?他們回答說沒地方了。我說我不相信,所以在起草小組大會上我就提出,必須要把“自由”和“人權”寫進去。當時講了三條理由:

第一,我們每個人都想一想,問一下自己,你要不要自由?要不要人權?我相信如果不說假話的話都要,都要人權,都要自由。說假話是另外一回事。

第二,《憲法》上提出要有這樣或那樣的自由,為什么十五大就不說呢?

第三,民主、自由、人權是人類文明的成果,不是資本主義特有的,我們不要回避它。要老百姓繼續跟著共產黨走,共產黨要繼續執政,就必須把這個旗幟舉得高高的。

這個建議得到了主持起草小組工作的溫家寶同志的贊同。所以在十五大報告中寫上了“保證人民依法享有廣泛的權利和自由,尊重和保障人權”。

后來把“人權”都寫進了《憲法》。把“自由”作為社會主義價值觀的重要內容寫進去了,我覺得這是中國社會的一個重大進步,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當前,我國的人權發展已經取得了前所未有的進步,當然還有巨大的進步空間。我們尤其要用法治的方式保障人民群眾財產權、人格權,這樣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繁榮才會有更堅實的基礎。

政事兒:十八大之前,您曾向中央提出《關于黨的十八大的三點建議》,提出黨的執政基礎在于民心、民生、民意,中央主要領導非常重視并作了批示。您為何認為有了“三民”共產黨執政基礎就牢固?如何保障好“三民”?

高尚全:國內外的實踐經驗證明:共產黨的執政基礎不在于國有經濟比重高低,而根本的是三個“民”:“民心、民生、民意”。民心是核心的問題,“得民心者得天下”,古今中外都說明這個問題;為了得民心,必須把民生問題搞上去,使老百姓分享改革發展的成果;為了得民心,就要尊重民意,使老百姓有話語權,有參與權,有監督權,有尊嚴。

談反腐

“權力必須被約束和監督,必須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

政事兒:十八大前,您還曾向中央建議將建立官員財產公示制度作為政治體制改革的突破口。該建議此前也有多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呼吁。您覺得改革的難點在哪里?

高尚全:十八屆三中全會前,我曾經建議,在政治體制改革方面,可把建立官員財產公示制度作為突破口推出,為了減少阻力,在操作上可實行三個“率先”,一是新當選或新任命的官員率先公示;二是新任官員中領導干部率先公示;三是財產中不動產率先公示。十八大以來,這項改革不能說沒有進展。比如,與財產申報相配套的如不動產聯網登記制度,近年來已經基本部署到位。銀行的賬戶實名制早已完成,過去幾年還清理了身份證信息。

目前,副處級以上干部的財產申報制度已經非常嚴密,許多公務人員因為申報不實受到了處分。當前的問題是,財產申報制度如何進一步提升到財產公開,主要的困難可能僅在于這方面還不夠自信,我認為當前這方面的制度可以足夠自信,主要領導干部從財產申報升級到財產公開,這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趨勢。

政事兒:在十八大后的反腐風暴中,眾多高級別官員被查,多人存在權錢交易問題。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應該如何厘清政府與市場的關系?

高尚全:反腐中,最深刻的經驗教訓是,權力必須被約束和監督,必須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腐敗現象高發的主要原因,一是權力過大,權力過于集中;二是對權力缺乏監督,缺乏約束。既是宏觀政策的制定者,又是執行者,沒有約束。民間流傳這樣三句話,“黑頭法律文件不如紅頭文件,紅頭文件不如領導批示,領導批示不如領導電話”。必須把規范和約束公權作為重點。任何組織和個人都必須在憲法法律范圍內活動,都必須依照憲法、法律行使權力和權利,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中央下定決心推進依法治國,在很大程度上為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奠定了基礎。法治的本質就是限權,在市場經濟層面,就是要限制權力對市場的不當干預。

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就必須排除政府對市場的過度干擾,同時又需要政府做好服務工作和保障工作,創造良好的市場環境并提供有效的社會保障。因此,以法律的形式界定政府與市場的邊界,并用法律程序、法律規則矯正政府隨時可能出現的越位、缺位和錯位,就顯得至為重要。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要求全面正確履行政府職能,并要求“進一步簡政放權,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最大限度減少中央政府對微觀事務的管理,市場機制能有效調節的經濟活動,一律取消審批,對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要規范管理、提高效率?!?/p>

只有通過真正地落實法治,才能杜絕公權力越位、缺位、錯位情況的發生,促進政府職能的有效轉變,將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只有將權力真正關進了制度的籠子,才能真正充分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

政事兒:從十四屆三中全會提出要使市場在國家宏觀調控下對資源配置起基礎性作用,到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從“基礎性”作用到“決定性”作用,這種變化對中國社會來說意味著什么?

高尚全:從市場的基礎性作用到決定性作用,是一個不斷深化認識和完善改革的過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初步建立并運行多年之后,一些深層次的矛盾逐漸暴露,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進一步完善成為一項重大的理論和現實命題。在十六屆三中全會《中共中央關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起草過程中,我在當年4月23日召開的起草小組會議上作了主題為“改革無止境、完善無止境”的發言,其中包括了對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內涵的一些意見:十四大和十四屆三中全會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定義是市場在國家宏觀調控下對資源配置起基礎性作用。國家宏觀調控是作為對資源配置的前提條件,還是屬于市場經濟的重要內容?原來的這個表述字面理解應為前提,但從理論上講,宏觀調控本應是市場經濟一個內容。其他疑問還包括宏觀調控是資源在市場配置的基礎上發揮政府的作用,還是資源在政府作用下發揮市場的作用?資源配置的主體是政府還是市場?是政府主導還是市場主導?原有的定義均無法厘清這些問題,而這些問題一旦搞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有可能淪為計劃經濟的翻版。十六屆三中全會的《決定》最終采納了這個建議,確立了“更大程度地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這一表述。黨的十七大進一步提出,從制度上更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黨對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作用的認識的提高,其直接效果,是我國市場經濟體系的加速構建成型,并不斷成熟完善。

黨的十八大后,黨對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作用有了更深入的認識。黨的十八大提出,更大程度更廣泛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為了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大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部署,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這一影響深遠的文件?!毒齠ā防沸緣靨岢?,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從黨的十四大以來的20多年間,對政府和市場關系,我們一直在根據實踐拓展和認識深化尋找新的科學定位??梢鑰闖?,我們對政府和市場關系的認識也在不斷深化。

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央認為對這個問題從理論上作出新的表述條件已經成熟,應該把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修改為“決定性作用”?!毒齠ā分賦觶骸耙艚粑剖故諧≡謐試磁渲彌釁鵓齠ㄐ宰饔蒙罨錳逯聘母?,堅持和完善基本經濟制度,加快完善現代市場體系、宏觀調控體系、開放型經濟體系,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推動經濟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發展”。

談加強改革的“頂層設計”

“改革是長期任務,要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和協調性”

政事兒:您曾長期呼吁加強改革的“頂層設計”,請談談您的看法。

高尚全:全面深化改革必須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推進,必須加強頂層設計,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和協調性。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改革開放是一場深刻的全面的改革,每一次改革都會對其他改革產生重要影響,每一項改革又都需要其他改革協同配合。要更加注重各項改革的相互促進、良性互動,整體推進,重點突破,形成推進改革開放的強大合力?!奔憂扛母锏耐吵鐨魘僑嬪罨母锏墓丶?。要深入研究全面深化改革的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明確提出改革總體方案、路線圖和時間表。

因此,中央需要建立一個統籌全面深化改革的高層次的權威性改革協調機制和工作機構。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后,中央成立了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在改革的協同協調上發揮了有目共睹的巨大的作用。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升級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使改革的整體協調機構從一個臨時性機構成為更加正式的職能機構,這充分說明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調性不是一個臨時任務,而是在后續改革進程中的長期任務。最近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強調,加強改革系統集成、協同高效,推動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這更加充分說明這一轉變的必要性。

政事兒:十九屆三中全會提出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目前改革任務基本已部署完畢。您如何評價此輪改革成效?

高尚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健全完善黨和國家機構職能體系,確保有效治理國家和社會,實現黨和國家興旺發達、長治久安。在改革進程中,要不忘改革初心,牢記改革使命。從一些地方上為實現最多跑一次進行的機構改革來看,這些改革牢牢把握了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旨在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體人民,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這樣的改革做到了民眾有所呼改革有所應,真正改到了人民心里。

政事兒:不久前您曾刊文提出,當前改革重點是要構建市場機制有效、微觀主體有活力、宏觀調控有度的經濟體制。這必須要有與現代市場經濟體制相配套的立法司法體制、行政執法和督查機制以及輿論監督機制。具體來說,該如何有效遏制權力,既防止缺位、又避免錯位和越位?

高尚全:建立與現代市場經濟體制相配套的立法司法體制、行政執法和督查機制以及輿論監督機制市場,其核心就是要建立法治,通過法治來遏制權力、規范權力。

2014年10月底召開的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這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第一次專門研究法治建設的中央全會。十八大以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的若干次會議提出了改革與立法的協調、司法體制改革等多項關于法治的決議,充分說明中央對這一關鍵問題的重視。

決策層面關于法治的努力,最終要落實到市場、落實到企業上。最終要形成的效果,在宏觀層面,就是要實現企業能做而且政府不容易做好的事,政府應該讓位于市場。總之,要牢固樹立人民是創造財富的主人,政府是創造環境的主體的理念,樹立群眾的主體地位,樹立“凡是法律不禁止,大家都可以干”的理念。有了這樣的理念,政府就容易轉變職能,百姓就會有更大更多的創新空間。雖然部分審批還有必要,但大量的審批應撤除,讓市場去調整,讓群眾去創業。而政府必須依法行政,不能有隨意性,要成為有限政府、服務型政府。

談民營經濟發展

“發展民營經濟,就必須善待民營企業和企業家”

政事兒:您如何評價民營經濟對中國發展的重要性?該如何?;っ衿蠛兔裼笠導?

高尚全:關于民營企業的作用,可以用四個離不開來概括:

第一,我們要實現兩個百年的奮斗目標,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靠什么?我覺得離不開基本經濟制度,離不開民營經濟的發展。第二,人民生活的提高,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奮斗的目標,靠什么?靠基本經濟制度,離不開民營經濟的發展。第三,要創新發展,要建設創新型國家,我們也離不開多種所有制經濟、離不開民營經濟的發展。第四,要緩解就業壓力,保障就業更離不開多種所有制經濟、更離不開民營經濟發展。

所以,現在都用了56789,就是民營經濟的貢獻占了50%,在GDP當中占了60%,在創新上占了70%,在解決就業的總量解決了80%,新增就業占了90%,新增就業怎么解決?就靠民營解決發展。所以這是四個離不開。

國家的繁榮昌盛,離不開民營企業和民營經濟的發展,而發展民營經濟,就必須善待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因此,必須依法嚴格保障民營企業家的財產權、人身權、人格權。這也是黨的十九大報告的要求。黨的十九大報告還專門提出了要“構建新型政商關系,促進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和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健康成長?!甭涫凳糯蟊ǜ嫻惱廡┍硎瞿諶萁笠導胰ㄒ嫻謀;?、為民營企業的健康發展創造更加良好的環境,應當成為政府部門的主要任務之一。

談十九屆中央四中全會議題

“四中全會正當其時”

政事兒:十九屆中央四中全會將在10月召開,研究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您對此有何期待?

高尚全:中國的改革進程在過去40余年里已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是今天我們仍面臨著來自國內外的巨大挑戰,改革本身處于深水區和啃硬骨頭的階段。在當前條件下,要通過改革來推動中國的進一步發展,既要繼承和發展我們在過去40年中行之有效的改革思想和改革方法,又要在解放思想的狀態下,根據當前實際情況,與時俱進地更新發展我們的理論、我們的治理結構和我們的改革內容。

過去40年,改革的綱是市場經濟,牢牢把握住市場經濟的方向,去摸索、建立、完善這個綱,我們的改革就能夠立于不敗之地。現在我們已經處于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的這個新起點上,要把準新階段的改革的核心,這個新的核心重點就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方面的短板比如一刀切問題,在新的轉型階段體現得越來越明顯,亟需加強。四中全會提出這一主題,正當其時。

談改革寄語

“新時期的改革者就肯定會站在前人肩膀上,有更大作為”

政事兒:新中國成立70周年,您也是九十高齡改革老人了,仍然堅持為中國改革鼓與呼。您現在的工作狀態是怎樣的?您如何評價自己走過的改革之路,有遺憾嗎?對當下的改革還有哪些寄語?

高尚全:不久前,我剛度過我的90歲生日,正式踏入“90后”行列。雖然已經是耄耋之年,但是改革仍是我最重要的工作。每個工作日的上午我都會到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的辦公室工作,思考改革的問題,撰寫改革的著述。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的改革事業在諸多過去的難點方面有所突破。黨的十九大,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對我國的改革所面對的社會主要矛盾作出了新的判斷,對改革作出了更加細致全面的部署。

改革在這新的歷史時期的新情況、新問題主要需要依靠今天的年輕人自己去面對和解決,只要我們努力做好“踏踏實實做人”,“勤勤奮奮做事”,新時期的改革者就肯定會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會有更大作為。改革老兵的經驗是寶貴的。從黨的建設到國企改革、從市場作用到依法治國,許多改革的議題一脈相承,把握改革開放40年來這些改革議題的脈絡對當前改革的推進十分重要,有的放矢,改革就能夠事半功倍。


分享: